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daohe66的博客

 
 
 

日志

 
 
 
 

【转载】老师跪地二十分钟施救猝死男生:每个学生,都曾被老师深深地爱着  

2018-05-04 21:55:25|  分类: 教师博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丨金小贝 
来源丨知心小贝

有很多教师也许终身没有机遇做出光芒万丈的英雄事,但他们对学生的爱,如涓涓细流滋润心田,如甘醇美酒愈久弥香。

4月16号,安徽六安市经开区远大雍景台小区的张德荣给上初一的儿子小乐下了一碗面条,小乐吃过后,就乘坐公交车上学去了。

然而,半个多小时后,张德荣接到儿子班主任的电话,说小乐晕倒在教室。张德荣和120急救人员先后赶到学校,虽经抢救,小乐最终还是离开了人世。

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怎么会刚到学校就没了?

就在死者家属质疑校方,各种猜测满天飞时,辖区警方从教育部门调取了事发教室的监控录像。该录像记录了小乐进入教室、病发以及老师救助的全过程。

视频中,小乐走进教室,刚掏出课本准备早读,没有经受任何外力,就毫无征兆地晕倒了。

班主任孙老师在小乐倒地三秒钟就来到他身旁,查看情况,呼叫他的名字,并叫一名学生去喊语文老师来帮忙,同时拿手机通知小乐的母亲,并拨打120。

不到一分半钟,语文老师马老师赶到。在等待救护车到来的时候,两位老师一直跪在地上,一个做人工呼吸,一个做胸部按压,为小乐施救,整整持续了二十多分钟。

在采访中,马老师回忆起小乐不幸去世的过程,几度哽咽,他说:“那时候什么都不考虑了,不管这个孩子平时表现怎样,在你面前就是一条生命了。”

看着马老师无法抑制的悲伤和心疼,我不禁深深地感动:每一个学生,都在被老师深深地爱着!

不知道这所学校最终会不会被判定有责,我只是在想,假如学校教室里没有安装摄像头,谁又能知道,在小乐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的两位老师是如此焦虑,如此担忧,如此尽心尽责。

从监控中可以看到,状况突发时,全班学生没人围观,井然有序,两名老师镇静施救。每一个细节都凸显这所学校和这两位老师的素养。

有人说:这两位老师可以担当起“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荣耀了。

是啊,在那一刻,小乐就是老师的孩子,是老师拼尽全力去挽救的生命。

可是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并不知道,有多少老师都是在这样爱着学生,有多少老师,在行使着“父亲”的职责。

?

王玉贵是阳信县第二高级中学的一名普通教师,2005年3月12日晚,像往常一样,他在教学楼和学生宿舍巡查。

这时,他看见教学楼里的一个教室还亮着灯,正想上去,突然听到越来越响的打斗声。王玉贵冲上二楼,只见几个人挥动棍棒砍刀在教室走廊里殴打学生。

“住手!”王玉贵冲上去拨开歹徒的棍棒,张开双臂,护住被打的两名学生。几个歹徒见他赤手空拳,棍棒、砍刀一齐向他背上打来。

王玉贵猛然感到一阵钻心地疼痛,他大喊道:“给我住手!我是校长,你们要坐牢的!”歹徒被震住了,仓皇逃窜。

很快,校长孙富强和几个老师赶到,王玉贵与大家逐个检查宿舍、教室。

忙乱中,人们忽略了王玉贵背上的伤,直到他的血越流越多,昏倒在操场上。

这个普普通通的人民教师,在学生遇到危险的那一刻,他就成了他们的父亲。

父爱如山,如山般雄浑,父爱如水,如水般深沉。

有很多教师也许终身没有机遇做出光芒万丈的英雄事,但他们对学生的爱,如涓涓细流滋润心田,如甘醇美酒愈久弥香。

很少有老师会告诉学生:我爱你。他们只会把这种深沉的爱掩藏在严厉的目光和狠狠的鞭策里。

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

当你坐姿端正、静心听讲时,他们的爱就从那激情飞扬的讲课声中流淌出来;

当你回答出了精心设计的问题时,他们的爱就从那抑制不住喜悦的眉梢里蔓延出来;

当你走在路上热情地给他打招呼时,他们的爱就从那幸福的嘴角荡漾开来。

我也曾经遇到过一个这样的老师。

那时我独自一人远在百里之外上中学,一个月只能回家一次。每到周末,偌大的宿舍只留下我一人。

那时候很多老师都住在学校,当我一个人去茶房打茶时,碰到了我的英语老师——王杰臣,一个风趣幽默的老头,每次上课都会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那个周末,我被他领到家里,吃着师娘给我做的猪肉大葱水饺,还第一次喝到了西红柿鸡蛋汤。对于一个农村女孩来说,从来不知道吃水饺还要单独再做些汤,以为只用喝面汤就可以了。

后来,只要我周末不回家,王老师就会给我做下饭。在饭桌上,他不停地督促我多吃点,就像我的父亲一样。

我一直忘不了他,尽管他已去世多年了。

现在我做了老师,我也愿意这样爱我的学生。

有很多次,我给没有吃早饭的学生买早餐,我给家境困难的学生买羽绒服,我给学习进步的孩子买奖品,我为父母离婚的学生做心理疏导。

当他们跑来告诉我肚子有点疼的时候,我会在通知他的家长之后,抱他们坐在我的怀里,一边给他们揉肚子,一边温柔地问:“还疼吗?”

我会在他们将要离开我,升入新年级的时候,一个一个揽他们入怀,亲吻一下他们的小脸,告诉他们:“老师也舍不得你。”

我真的很爱我的学生,这些爱,就体现在那总想摸摸他们小脑袋时的冲动,批评他们时那严厉的面容,看到他们进步时那情不自禁竖起的大拇指,面对他们犯错时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有多少老师都是这样默默地爱着学生,只是他们不会表达,有时候还会被误解,被伤害。

还记得前几天那个因为自己班级的低年级孩子被欺负,跑到别的教室大发雷霆,用“我是黑社会”来吓唬那些高年级学生的女老师吗?
她的做法尽管有错,可是谁又能否认她的护犊心切呢?

如果不是把自己的学生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她怎会做出这种类似“母亲护短”的行为?

做老师的都知道,一旦本班的学生被别班学生欺负,十有八九这个老师都会去找他们“算账”的。

除了父母,还会有谁这么在乎自己的孩子?自己可以打他骂他,自己可以批评教育,但是就是容不得别人的欺负。

这就是父母啊!

世界上如果有一种职业可以和父母媲美的话,那一定,也只能是教师。

每一位老师,都是学生没有血缘的父母。

尊重老师,理解老师,才是我们这个社会该有的态度。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